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媒体聚焦 > 正文

【十堰晚报】十堰籍国家一级跳伞运动员徐士磊:天空舞者

发布日期:2020-05-25 16:38来源:秦楚网-十堰晚报 作者:张婧阅读次数:字体:[  ]背景颜色:
  

 1.png

3月26日,在车城西路光明新村4号楼下,一名身高1.78米、身穿白色卫衣和黑色运动裤的阳光男孩,正在练习勾腿跳,他是十堰籍国家一级跳伞运动员徐士磊,湖北省体育局航空运动管理中心跳伞队队员。6年跳伞2000多次,最高从4000米高空下落,平均一年参加4-6场国内外跳伞比赛,从一开始恐高,到不断挑战自我,现在的他,已然喜欢上从高空下落的感觉。

克服恐惧 享受过程

今年22岁的徐士磊,父母都在东风公司工作,从小就住在车城西路光明新村。2014年春,16岁的他就读于市二中,作为体育特长生,主攻田径400米项目。当时,湖北省体育局航空运动管理中心跳伞队来选拔苗子,从全省400多人选出40人,徐士磊经过层层选拔进入省队。

2014年4月进省队,集训一个月后,5月就开始第一次跳伞。当时是从1200米高空往下跳,4个人一起上去。“我要第一个跳!”徐士磊鼓足勇气主动请缨,“从踏上飞机舱门,到半空中跳出来开伞,我完全是蒙的。直到跳了10次左右,我才比较明确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”

加强训练,调整心态,徐士磊一开始觉得跳伞具有挑战性,但渐渐地,坚强自信、从不服输的他,喜欢上从高空中下落的感觉,开伞后往下落的速度为每秒50米,这种疾速体验,只有跳伞运动能达到。

每天早上6点20分起床出早操,7点洗漱打扫卫生,7点30分吃早餐,8点进场开始跳伞,只要天气好,一上午跳伞5次左右,训练到中午11点半,12点午餐,午休到下午2点半,然后继续进行身体训练到5点半,6点晚餐。

夏练三伏、冬练三九。夏天最热的时候,训练也没有间断,还要穿上厚重的专业跳伞服、戴专业头盔。专业防护非常重要,可以有效防止下落过程中树枝刮伤和重物伤害。皮肤晒爆皮很正常,一天下来全身湿透三四次,不停换衣服。冬天高空中冷风刺骨,但依然要坚持。

疫情期间,徐士磊无法归队,便主动在家楼下进行体能训练,每天做多组仰卧起坐、勾腿跳、臀桥和平板支撑交替抬腿等身体练习,并和队友们在群里相互交流和鼓励。

“说实话,训练很累,但我从来没想过放弃。相比之前的田径项目,现在跳伞需要更多的技术和体能,我真的热爱这项运动!”徐士磊告诉记者。



成绩斐然 队友情深

徐士磊和同组其他3名队员组成固定的造型成员,4人都是湖北人,同吃同住同训练,彼此之间结下深刻友谊,在跳伞表演中也很有默契。

去年,徐士磊在第19届亚洲及大洋洲跳伞锦标赛暨中国跳伞公开赛中,获得第二名的好成绩;去年3月,在重庆举办的全国室内跳伞锦标赛中,获得男子双人造型第三名;去年6月,在武汉第七届世界军运会跳伞测试赛中,荣获男子4人造型第三名。

不仅成绩斐然,性格开朗的徐士磊在省队中,和队员们也结下深刻的战友情,他们相互支持、鼓劲,并以队友取得好成绩为荣。他骄傲地告诉记者:“央视春晚播过一段一分多钟的跳伞视频《福从天降》,里面就有我师哥冯峰的表演。”



最大目标 为国争光

作为一名专业运动员,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训练,每年回家陪伴父母的日子屈指可数。今年1月19日,徐士磊回到十堰,正常情况2月1日要归队,但因疫情延后。进省跳伞队6年来,徐士磊和家人朝夕相处两个月,这是第一次。

“谁家孩子谁心疼,训练是真的苦,但我们也希望他能为十堰争光啊!”徐士磊的爸爸徐中耀告诉记者,孩子离家远,但从小独立能力就很强,所以对他也算是放心。妈妈龚军燕则比较欣慰地说:“我们不太担心孩子,因为我们知道,他能克服那些困难。”

“平时在队里,每逢周末,父母都会和我通话,他们非常关心我,也一直鼓励我。”父母的鞭策,是徐士磊前进的动力。

2016年,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举办的全国跳伞锦标赛中,湖北省跳伞队共有5名运动员参加,其中3名是老队员,徐士磊当时只训练过两年多,算是一名新队员。在老队员的鼓励下,他发挥得非常好,取得定点跳伞第三名的好成绩。这场比赛之后,徐士磊被评定为国家一级跳伞运动员。

谈起今后梦想,徐士磊自豪地说:“我有一个师姐,曾是世界定点跳伞女子冠军,我们队里有好几个世界冠军。我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,希望早日拿下世界冠军的奖牌,为国争光!等我年纪大得跳不动了,就去做双人伞教练,让更多热爱这项运动的人,有机会接受专业训练和指导,为跳伞运动带来新的更好的发展!”

6.jpg

(责任编辑:综合办)